和死亡的距离

爷爷去世了,肝癌晚期,查出来没几天就过世了。奶奶则在我上小学时就去世了,因为糖尿病,已经快二十年了。而就在几年前姥爷也去世,因为肺癌。我并不算一个坚强的人,但面对亲人的死亡我却很难落泪,更无法做到葬礼上那些人在大哭与说笑之间的自由切换。

我其实跟奶奶更亲近,但奶奶葬礼时我还远不明白死亡的含义,姥爷的死亡以及爷爷的葬礼才使我真正的开始触摸死亡。我猛然意识到,我和死亡的距离已经差不多只剩下父母。那逝去的不仅仅是我的爷爷,更是父亲的父亲。终有一天我也会看到自己父亲的离去,独自面对死亡的到来。

你和死亡之间隔着的就是那一个又一个的亲人。
我跪在爷爷的灵前,泪水止不住地流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