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%

@铁铁铁铁铁鱼

90年代,我老家村后面有一间破屋,住着一个僧人。房子是青砖盖的,砖是坟砖,六七十年代平坟还耕的时候从地里起出来的,各个年头的都有,都是村里祖先们的阴宅拆的。以前盖这个屋子是为了看机井,后来就没人去了,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,就住在里面了。

Read more »

当你尝试整理一个自己能力还无法驾驭的话题时,思维不受控制的不断发散,一切都变得纷乱繁杂,“书”指的到底是什么,多读书、多经历,再回头整理。

Read more »

年轻人,你的职责是平整土地,而非焦虑时光。
你做三四月的事,在八九月自有答案。
—— 余世存

@翼尖小翅

大约20年前的这个时候,我和高中的好哥们去北京上新东方寒假班。我们借助在家里长辈的朋友的一处空房里。房子是菜市口附近一个四合院里面的一间,大冬天需要提着裤子跑胡同里上厕所的那种。本着一切凑活的原则,我俩日常除了上课、写作业和吃饭之外,其它事不太惦记,能少一事就少一事。

Read more »